亚搏app下载-本文来源:时代财经 作者:刘新歌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2017年、2018年内房股集体爆发之后,地产股近几年普遍处于跌势,更被股民戏称为“地惨股”

亚搏app下载-本文来源:时代财经 作者:刘新歌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2017年、2018年内房股集体爆发之后,地产股近几年普遍处于跌势,更被股民戏称为“地惨股”
本文来源:时代财经 作者:刘新歌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2017年、2018年内房股集体爆发之后,地产股近几年普遍处于跌势,更被股民戏称为“地惨股”。2021年,这种态势在A股市场延续,65只地产股上涨、73只下跌,中位数跌幅为4.55%。而港股方面,93只地产行业股上涨、198只下跌,其中70只跌幅超20%,中位数跌幅为8.50%。TOP30房企阵营也“跌跌不休”。时代财经根据Wind数据统计发现,截至2021年12月31日收盘,TOP30房企仅有绿城、中海、华润置地、滨江集团等7家股价上涨,中位数跌幅为30.95%。经过一年跌宕起伏,TOP30房企阵营部分席位也改换了门庭。富力地产、佳兆业、奥园、祥生跌出TOP30,建发国际、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、美的置业、远洋集团则逆势进阶。一片跌声中,大小投资者都“很受伤”,持有房企股份的地产大佬也不例外。1月5日,阳光城原执行董事长兼总裁朱荣斌离职。离职前,他分别于2021年12月24日、2022年1月5日减持阳光城股份,成交均价在3.5元以内,与2018年增持时的成本相比,跌去了超过50%。“以后再也不碰地产股了”“想着拉低成本、赶紧回本,结果越套越深。” 2018年1月,吴影(化名)以32元/股买入了万科,此后一直砸在手里。2021年4月,她又以约25元/股补仓,结果是越陷越深。2021年12月31日,万科A以19.76元/股收盘,较年初首个交易日下跌了28.87%。这让持有近4年的吴影 “很受伤”。“不管了,我打算(把股票)留给孩子(如果以后有孩子的话),以后再也不碰地产股了。”买入万科A时,吴影还以15.9元/股的价格买入了保利发展。2021年10月,她以12元多的价格全部出清该股,每股亏了3元多。万科A只是头部房企估值暴跌的一个缩影。随着2019年来房地产政策逐渐收紧,地产行业进入深度调整期,资本市场对地产股的态度也更为谨慎。时代财经统计发现,至2021年12月31日,中国恒大股价较年初第一个交易日下跌88.76%,碧桂园下跌32.02%,万科H股下跌30.10%,融创中国下跌56.53%。从TOP30房企整体来看,涨跌则各有不同,但地产股在资本市场普遍表现不佳。以2020年末居行业前30位房企的市场表现看,截至2021年12月31日收盘,23家房企股价下跌,恒大、祥生、奥园、佳兆业、世茂、富力、融创、雅居乐、阳光城、龙光集团等10家房企股价跌幅超50%。股价下跌带来市值蒸发。据时代财经统计,上述TOP30房企市值在2021年内共蒸发5851.77亿元,相当于2.6个万科、35个恒大的市值。从市值跌额看,中国恒大、万科A、融创、碧桂园、世茂集团位居前五,市值分别减少1359.31亿元、779.38亿元、552.08亿元、524.51亿元、514.24亿元。从市值跌幅看,中国恒大、祥生、奥园等9家房企跌幅超50%。其中,中国恒大跌幅达88.79%,祥生跌幅为84%。经过一年的缩水,截至2021年底,仅7家房企市值超千亿元,较2021年年初减少2家。其中万科A市值最高,达2202亿元,其后的千亿市值房企依次为华润置地、保利发展、龙湖、中海、碧桂园、招商蛇口。双佰投资(深圳)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策对时代财经分析称,“地产股目前处于低点,最悲观的时候基本过去了,不过2022年整体估值回升仍比较难。但受益于政策放松,可能会有国企及稳健民企估值得到修复。”“炒”地产股的大佬也血亏如今的地产股走势,与几年前的炙热对比鲜明。2015年以来,房地产行业掀起规模赛,千亿级销售规模的房企数量逐年激增,随之带动地产股持续升温。以2017年为例,中国恒大股价从2017年年初的4.83港元涨到年底26.95港元,大涨457.97%。行情大涨引来资本的青睐,不少地产大佬纷纷入局,或增持自家股票,或投资看好的房企。自2017年6月入职阳光城后,朱荣斌通过增持、员工持股计划等,斥资1.36亿元买入阳光城约2200万股股票,用真金白银“表达决心”,与阳光城深度捆绑。炒地产股的著名大佬还有华人置业的刘銮雄夫妇。2017年4月,华人置业购入5.8亿股中国恒大股票,开启增持中国恒大之旅,前后累计购入8.6亿股中国恒大股份。除了华人置业持股的部分之外,刘銮雄妻子陈凯韵个人也重仓中国恒大,买入约3.15亿股中国恒大股份。2017年内,中国恒大股价出现爆发式增长,许家印屡次问鼎富豪榜,刘銮雄夫妇也通过炒股大赚,持股中国恒大浮盈远超100亿港元。不过,近两年地产的颓势让这些大佬们也出现“血亏”。2022年1月7日,华人置业公告称,2021年在公开市场出售中国恒大股份,预计录得已变现亏损约78.7亿港元(约合人民币64.3亿元)。与此同时,以2021年12月31日收盘价初步评估,剩余持股在今年产生的未变现亏损约30.5亿港元。这两项合计亏损约109.2亿港元,几乎相当于华人置业2016年至2020年五年的营收总额。朱荣斌对阳光城的投资也或以亏损收场。其于2021年12月22日、2022年1月5日减持阳光城,减持均价分别为3.3元/股、3.07元/股,而其2017年-2018年增持时,均价为7.02元/股。仅以公开增持与减持的价格算,朱荣斌已亏损约3000万元。“血亏”的不止地产大佬,还有近年偏爱地产股的险资。2021年12月27日,与阳光城牵手仅一年的泰康系减持阳光城股份,持股下降至约1.65亿股,占总股份的3.997%。一年间,泰康系所持股份已浮亏43.6%,此前泰康系以33.78亿元买下的阳光城13.53%的股份。资本逐利,地产股走低是导致险资“出逃”的根本原因。值得注意的是,2021年,除了泰康之外,险资正在加速撤离房地产,如大家人寿减持金地集团、金融街控股股份有限公司、万科A,以及中国人寿减持万科A、招商蛇口。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对时代财经称,从目前的行业情况来看,无论是行业自身信心恢复,还是涉房金融机构信心的恢复可能都尚需时日,行业的寒冬并未随着政策的暖意而退去,且今年第一季度市场也很难回暖,民营房企还存在较大的连续爆雷的可能性,“2022年上半年,地产股可能会有波段性的反弹,但是板块整体反弹、回暖的概率相对较小。如果市场在第二季度能够逐步好转,2022年下半年地产股可能才有维持长期反弹的机会。”

TOP